澳洲幸运10官网|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首頁 - 名律專訪 - 石慧杰律師

名律專訪—石慧杰

石慧杰,法律碩士,北京市百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百瑞PPP實務與研究中心主任,燕京理工學院特聘教授,中華遺囑庫律師團副團長,中國財富傳承管理師聯盟執行主任,北京市海淀區優秀律師。作為百瑞律師公益宣講團發起人,石慧杰長期堅持進機關、社區、學校、企業等舉辦公益性法律講座,并組建海淀區法之聲普法宣講團。

    石慧杰律師是個身材高大的河南漢子,平日里喜歡的話題不多,但是一談到法律,談到夢想,立刻眉飛色舞起來,對事業的熱愛與激情都迸發出來。跟石律師約訪很長時間了,他總是奔波在出差的路上。就是這種對法律的執著和熱愛,讓他成為一名出色的律師。隨著采訪的深入,傾聽著他一步一步走來的人生,讓記者感受更多的是,在他身上看不出一絲驕傲,有的只是律師的責任感、創新精神和一種善于思辨的智慧。他的周身仿佛蘊藏著巨大的能量,不停地激發出活躍的思維,感染著團隊中的每一位律師。


磨難是一種財富

        過去的日子總是不堪言說,卻又令人懷念,它給人們的思維和情感烙下深刻的印跡,總讓人們在回味中,感受時代的滄桑和變遷。

        和很多半路出家的律師一樣,石慧杰的第一份工作和法律并不沾邊。早年,學工科出身的他在河南周口市糧食局下屬的一家面粉廠做技術工人,他職業生涯的第一堂專業課是“小麥包裹六層皮”。那時,石慧杰以為自己會在這個崗位干上一輩子,但2001年底,三十歲出頭的他趕上了國企改制改革的浪潮,伴隨著一首激昂的《從頭再來》紅遍大江南北,他成了一名下崗工人。拿著3萬余元的遣散費,石慧杰的人生停頓了下來。

        “當時內心是非常迷茫的。”石慧杰說,“律師”對那時的他來說,是一個陌生的詞匯,他甚至不知道律師身份是可以通過公開考試獲得的。在一位遠房親戚的點撥下,他對這個職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抱著試試看的想法,2002年元月,他報考了首屆國家司法考試。“當時買了幾本教材,粗粗翻了兩個月就上陣了。”第一次“試水”,石慧杰只考了174分,離過關線相去甚遠。不過,他對這個成績挺滿意,按他的話說“有差距,更有希望”。

        為了讓自己和法律走得近一些,石慧杰進入了當地法律援助中心做內勤,兼職法律援助專職工作者。兩點一線的生活,讓他有更多時間去備戰司法考試。“一天啃30頁書”,這是石慧杰當時給自己定下的死任務。每天晚上把孩子哄著后,他便開啟了學習模式。“合上書躺在床上腦子里過電影,如果沒記住,馬上爬起來再看。”那段時間,他每天晚上要學習將近4個小時,堅持了一年后,書桌上堆積成山的一摞摞教材,他可以倒背如流。

        有恒心者事竟成。2004年石慧杰取得了律師資格證,從一名下崗失業工人蛻變為一名律師。他說,“那種喜悅無以言表,堪比初為人父的感受。”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是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特別是年輕的時候。”石慧杰做律師的起點,是在人才濟濟且競爭激烈的北京,他說這得意于一位前輩的啟發。當時,剛拿到律師資格證的他到鄭州參加崗前培訓,其間一場關于律師執業之路的報告會讓他深有感觸。主講人是一位在上海打拼出一片天地的律師,這位前輩的開場白說道,“做律師一定要去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雖然競爭激烈,但如果你有過硬的本領,就不會懼怕。相反,如果你退縮了,那就去人煙稀少的西部地區,那里很多縣城一個律師都沒有,肯定沒人和你競爭,但你注定不會有大的成就。”前輩一句調侃,在石慧杰心里埋下了種子。

        2004年入夏,石慧杰揣著幾千塊錢和一腦子夢想,告別了父母和妻兒,背起行囊來到北京,開啟了“北漂律師”的生活。


210985613610690212.jpg

        石慧杰,法律碩士,北京市百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百瑞PPP實務與研究中心主任,燕京理工學院特聘教授,中華遺囑庫律師團副團長,中國財富傳承管理師聯盟執行主任,北京市海淀區優秀律師。作為百瑞律師公益宣講團發起人,石慧杰長期堅持進機關、社區、學校、企業等舉辦公益性法律講座,并組建海淀區法之聲普法宣講團。


執著的追夢人

        雖然高起點的介入,讓石慧杰律師生涯的第一步,就能夠站立在以專業的精深和豐富的實踐經驗為指引的平臺上,但求職之路卻遠沒有想象中順利。

        和很多北漂青年一樣,石慧杰也品嘗了初來乍到的苦澀。剛到京城時,為了節約開支,他只能選擇把“家”扎在月租金450元的地下室。第一個晚上的情景,讓他終生難忘,“那間地下室沒有窗戶又潮又暗,屋里橫七豎八排列著下水管道,夜深人靜的時候嘩嘩的流水聲不止,第一宿我幾乎沒合眼。”不過,用他的話說,“受苦受罪不算什么,只要能讓我在這個地方活著,我就有機會為了夢想奮斗。”

        條件的艱苦并不是石慧杰在意的焦點,真正讓他徹夜難眠的是事業上的迷惘。每天早上踏著朝陽出門,去尋找希望和夢想,晚上披星戴月趕回住所,經常是轉悠一天“一無所獲”。揣著沮喪的心情,拖著疲憊的雙腿,石慧杰有時感覺走不回地下室。

        “磨難可能會侵蝕一些人的意志,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卻是一筆財富。”當時同住地下室的一位大哥說,“小石,我觀察了這個地下室住的所有年輕人,只有你每天早上穿西裝打領帶精神抖擻地出門,你的身上充滿了朝氣,將來你肯定是最有出息的。”這句鼓勵,石慧杰說他靠撐了好幾年。

        打拼中,石慧杰深切體會到“打鐵還需自身硬”——要想成為一名優秀的律師,必須要有過硬的本領。起初,他在一家網絡科技公司任職法務,第一天上班就鬧出了笑話。因為不會使電腦,他被人嘲笑“生活在原始社會”。

        那天,石慧杰一大早就到了公司,但閑坐到中午也沒人給他安排工作,他去問總監該干啥,總監說,“你每天的工作安排,都在AO系統里啊”,此前沒接觸過電腦的石慧杰有些頭腦發懵“啥是AO系統?”總監勃然大怒“你來網絡公司工作,居然不會電腦!”

        一句訓斥,刺激到自尊心強的石慧杰,他開始重新檢視自己的不足。除了電腦知識匱乏外,他發現沒有系統地學習過法律是他的另一個弱點,于是他報名參加中國政法大學在職研究生課程。在那里,他有機會和很多知名教授面對面交流,漸漸地,他發覺自己身上的法律人氣質越來越濃了。

        時間定格在2004年,來到北京長安律師事務所后,石慧杰一遍學習一邊在尋找著施展才華的機會。“對一名剛入行的年輕律師來說,起步階段永遠是最痛苦的。”石慧杰感嘆那時每天“閑得讓人心慌”,為了讓自己動起來,他主動攬下了律所接聽法律熱線的苦差事,在一通通熱線電話中,尋找著身為一名律師的快樂。

        那一年,石慧杰接到了一個棘手的案子。北京海淀區某駕校的一位教練在做教學示范動作時猝死,然而面對家屬,駕校方面卻做出不予賠償的冷漠決定,家屬萬般無奈之下找到律所求助。看著無助的當事人,懷揣著滿腔熱情,他毫不猶豫地決定代理這家人討回公道。讓石慧杰沒想到的是,正式展開工作后,他才體會到案子的難度有多大。“難點不在于實體,而在程序。”石慧杰說,當時他去區勞動局申請做工傷認定,對方卻不受理,因為當時的《工傷保險條例》主要針對企業,事業單位和行政機關的用工要參照條例另行制定。這家駕校恰巧是事業單位。

        看似簡單的一個案件,因為法律上的漏洞陷入了困局。愛較真的石慧杰偏偏不信邪,他先后找到北京市勞動局和市人事局,一層層去反映問題。在石慧杰的不懈努力下,不久后,勞動局和市人事局聯合下發了文件,要求事業單位的工傷認定參照《工傷保險條例》受理。手持“尚方寶劍”的石慧杰第一時間趕到區勞動局,順利地做出了工傷認定。然而,石慧杰去申請勞動仲裁時又被駁回,得到的答復是“文件只是說可以受理,并沒說要按《工傷保險條例》給予賠償。”面對這樣的結果,當事人萌生了放棄的念頭,然而,倔強的石慧杰并沒有喪失斗志,他又跑去法院起訴駕校。他的這種堅持,不僅感動了委托人,也觸動了駕校一方,最終在開庭前,駕校主動找到當事人和解。

        如今回想起來,石慧杰仍念念不忘,他說,那一年是他人生的機遇年。一個案子,不僅贏得了當事人的贊賞,還贏得了律所領導的稱贊,“小石,你這股勁不錯,別人遇到這種難題就放棄了,你還能不停地思考破解的途徑,難能可貴啊!”

        打那之后,石慧杰瞬間忙碌了起來,律所一些疑難案件都擺在了他的辦公桌上。在不斷的歷練中,他的個人才能得到了充分發揮,他的事業之舟駛入了新航線。



d501dad.jpg


一生信仰法治力量

        石慧杰笑言自己是個“放不下的律師”,尤其是接受了客戶的委托,他會絞盡腦汁要為客戶通盤考量所有的細節,有時壓力大到睡不著覺。“太認真!一旦接受委托,我就會進入高壓狀態,這已是多年的職業習慣。”

        讓委托人滿意的背后,是石慧杰律師對自己和團隊的高度“苛責”,他一直要求辦案中,要保持專業的高度精準和對當事人的極度負責以及誠懇的溝通。自己做到這一點并不難,難的是團隊也要保持一致。石慧杰坦言自己的工作風格有點硬,“跟著我工作有點累,因為我一旦進入工作狀態經常是‘六親不認’。”他始終認為,只有在前期準備得盡善盡美,才能在法庭上淡定自如,這也是他總結出的制勝法寶。

        “做律師,一定要從做萬金油律師開始,當各種訴訟業務都接觸后,才能慢慢確定專業方向,不要一上來就選擇走專業化道路。一個人只有經歷的事情多了,才會對復雜問題有相對準確的判斷,律師行業也是一樣的道理。”石慧杰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后,他認為,自己應該在傳統律師業務的基礎上,拓展出新的發展方向。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允許社會資本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參與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和運營。繼而在2015年5月,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推廣PPP模式時明確表示,在公共產品和服務領域,推廣PPP模式,是當前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的重要舉措,也是拉動投資增長的有效手段。同月,財政部、發改委、人民銀行三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在公共服務領域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指導意見》。這是國家頂層設計中關于PPP模式的首份重磅文件。由此,PPP產業在中國大地呈星火燎原之勢,全國上下,方興未艾。

        “律師就是要抓住時代發展的脈搏,緊跟形勢發展的方向。乘著國家發展的東風,擼起袖子加油干。”石慧杰從PPP產業的爆發式增長中嗅到了新契機。百瑞PPP團隊在石慧杰的帶領下,就這樣順著PPP產業爆發式發展的航船,扎進社會資本與政府合作的新興浪潮中。陜西渭南市自來水廠PPP項目、甘肅省酒泉市地下綜合管廊項目、山東滕州市地下綜合管廊PPP項目、四川省安岳縣農村公路建設PPP項目……經歷了全國各地數十個全生命周期的PPP項目咨詢服務。石慧杰帶領的百瑞PPP團隊,從最初的七名律師發展到現在到數十名。 

        石慧杰說,學生時代的他曾連續幾年擔任班干部,這或許為他后來領導團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PPP專業咨詢服務上,石慧杰帶領的團隊,也正成為這個領域的領頭雁,在一個又一個項目咨詢服務的背后,他和團隊考慮更多的,是PPP產業的法治環境和發展生態。“項目是不可再生的,做過也就過了,但人是不斷思索的。我們不能把眼光局限在拿下一個項目,而是要形成一種良好的產業發展環境和氛圍。”石慧杰在項目之余總結道,之所以百瑞PPP團隊發展壯大,除了埋頭苦干做項目之外,更重要的,是抬頭望路,多管齊下。他不僅參與編寫了《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最新熱點問題研究》等專業書籍,還積極參與到各地政府主辦等PPP會議、論壇、培訓之中。從PPP法律實務培訓到特色小鎮發展運營,他帶領的團隊已經跳脫出“項目——咨詢”的單向模式,開始思考并探索PPP發展的新業態。

        2016年7月,在住建部、發改委、財政部聯合發出《關于開展特色小城鎮培育工作的通知》,將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特色小城鎮培育工作,到2020年爭取培育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鎮。“在特色小鎮發展過程中,離不開PPP模式,但兩者怎么結合,目前仍然有待探索。這需要我們積極研究,整合社會資源,幫助社會各界在這種新業態中有所作為。”石慧杰對于特色小鎮發展與PPP模式相結合的可能性興奮不已。而百瑞PPP團隊,正在他帶領下,隨著時代的風向,不斷微調航船的方向。


記者后記

        石慧杰的成長歷程,是中國中青代律師成長之路中的一幅素描。這其中,固然有機遇眷顧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抓住機遇的智慧和眼光。“如果你知道方向,那么整個世界都會為你讓路”,石慧杰一直深諳這道理。如今回首走過的路,他感嘆道:我始終堅信風雨過后總會見到彩虹。

《法制文萃報》記者 岳雷



關于俺的律師|聯系我們|法律聲明|歡迎合作|友情鏈接|反饋留言

Copyright ?2015-2017 andlvshi.com 版權所有|京ICP備1601532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796號

澳洲幸运10官网 重庆时时彩后三稳赚 北京pk10精准计划qq群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恒信宝配资是正规公司吗 炸金花手机版赢现金 幸运飞艇6码技巧解析 ag平台作弊截图 天空娱乐 重庆时时彩走势 星空斗地主官网